水仙小米:这些繁花深处的山村

来源:   笔者:  发挥于:2015-05-06 11:09:04  

    十年前,爱人新买了车,两个好友一路飞驰,势要找一处开着五彩的山村。
    那是一个新春的黄昏,村镇粗大的挂历在身后吞吐着钢筋水泥的香烟和喧嚣,春天犹如一座巨大的发电厂,名将城市盘结之每一根管线都连接起来,甚至大地深处的树根草系。发动风匣,草长花开,连远处在建的大厦也在生长,都市之每股角落都充满了前进的欲望。
    但我们还是想找一处开着五彩的山村。安静的,开着五彩,偶尔一两响乳羊的咩啼或老牛沧桑的响应自繁花深处传来。咱二口之本土都在乡间,离开已久,已经渐渐模 糊了家乡的阴影,很久没有听到过牛羊自由的鼓声,就连城镇周边阔大的原野也逐渐把高楼遮蔽,咱离故乡越来越远,灵魂越来越孤单的暴晒在城市之阳台上。这 让人禁不住颤栗,热土是血脉所系的处,是前期岁月之记忆,怎么可以模糊?!咱要去找回家乡的山村,找回记忆里故土槐花的芳香。或者,这只是个借口,是我 们为盘算已久的潜流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也许我们是否想走出钢筋水泥的都市,找一处和都市有着不同面庞的黑社会。不同之马路,不同之房屋,不同之人流,来 满足我们放松的心情和情绪,来检查我们对想象中故乡的心灵期盼。不论是什么原因,咱已经成功逃离,在一枝黄尘拂面的水泥路上前列了,咱想象着,拐过这条 坎坷难进的水泥路就能见到一棵樱花树、李树、或者槐树,在谁家枯枝圈成的山寨里妖娆地开放,满树之花朵,闻名的,粉的,或者白的,满树之青春,狂野的,羞涩的, 或者安静的。这才是家乡的样子。
    想象支撑我们不停前行,一度村,又一个村,昔日的天冬草堆满了街巷,鼠鸭的慌乱迸溅着污水,下大力而吝啬的农家将每一寸土地视为生命,房前屋后的闲暇处,栽种着菜蔬庄稼,堆放着杂物枯藤,单邋遢杂乱。只有喇叭花,正沿着墙角的砖缝攀援,逐渐露出盛世的狂紫。
    那次回到后,咱谁也没有再提出去农村,找一棵疯了般开花的树,找一处开满花之山村。短短,爱人卖掉了它在农村的两间老屋,仿佛终于得以安心在一所客居的都市做个市民了。
    每一个下农村走出去的清华都有着深厚的农村情结,即便这个村子曾伤害过其它,他俩的怨愤,也是不能村子认可的孤独和殷殷,最后,这还是一种眷恋。妈妈自 离休后,就常常念叨着要回她的山村看看,私心里,我不愿母亲遭遇和我同样失败的追寻,存着失望生活在对故土的设想中。我劝阻她那里已没有亲人,他却反驳 说人人都是亲人,思乡之情顽固执拗。妈妈的痴念无从化解,我也只好妥协,于是三年前,我载她去了它的本土,县城西北的一个农村。
    村西曾有一枝河,充满了妈妈儿时的记忆,白日,他在这条长河捉虾摸鱼,浮动浅嬉。夜幕,他又坐在耳边看北斗七星被夜风吹转了主旋律。每每忆起这些,妈妈就如 同装满了笑声的笸箩,欢乐颠覆了传统杂的时期。我害怕工业时代之排放已经污染了另外一处流水,于是乎带母亲绕路村北,想避开村西那条小河,没想到村北正在修 路,过去村里那条每逢雨季就低陷坍塌的山路已经放开,正在铺设水泥路面,路两侧新修的排水沟已经砌好,沟的一侧,是用花型砖垒砌的隔离带,据称,等路面铺 好,此处将栽上整齐的常绿灌木,还要种上木槿和扫把梅。一度正干活的后生对我们说:邻村建设之可好了,宽大的高速公路,路边盖帮了两层小楼,还栽上了玉兰 彩,一到春天开得有滋有味着呢,咱也得加把劲赶上他们。咱问道村西那条小河,青年笑了,她说现在干旱,江早就没有了,河床低陷,夕阳日久竟成了村里人的 垃圾坑。明朝几年村里来了驻村工作组帮助农民建设新农村,转移农民的生存条件,一年之后,垃圾坑不见了,成为了一下优秀的人工湖,内部还建了亭子和假山,寺里 人口没事儿的时刻,都爱到哪里去坐坐转转。
    妈妈终没有找到他记忆中的小河,但它却是受孕希望之离开了村庄,从此几年里,他每年都要回故乡一次,在它年轻时的同伴家中坐坐或者住上一两角,每次她都能 带回故乡的新信息:寺里全部的路都成为水泥路了;农民都吃上自来水用上太阳能了;寺里建了活动中心和飞机场,秧歌又扭起来了;农民大棚里之西红柿进入北京之 大超市了;近年,他回到说,寺里正在改厕,短短,全村人就能和我们一样,用上水冲厕所了……
    我了解妈妈内心依旧眷恋着村西那条小河,村东那几棵大槐树。农村,对他来说已不仅仅是一番村庄那么简单,那是它所经历的农耕时代最纯粹的节约和资本真,是时 荣誉流淌的散装,藏着注定无法忘怀的寓意。但母亲亦为今日的农村惊喜,为他的伙伴们,这些至今依然存在在山里一辈子把称为农民的人头,这才是他们心底描画了大 人生之图腾和生存。明朝几角母亲又回了趟老家,回到说起谁家的儿子在异乡办厂挣了钱,要捐钱翻盖村里的母校,农民们在她的带动下你几十他一百之竟都捐了 钱,不仅要翻盖学校的房屋,还要送孩子们修操场,买电脑。说到这儿她擦擦手上沾的米面,很认真的增补了一句:如果有用得着我之中央,我也得出份力。
    可以想象,今日,妈妈的山村定然已成美景。虽然没有了小河,但有池湖,四季的风气吹动万物,村人尽可在池边卧看斗转星移,做这自在美丽的乡村人。
    当然,我还是惦记着找到我心中那处开着五彩的山村,把这想法和对象说了,两口同时感慨,今日何须找得那么艰难,美乡村建设正使每一个村庄都开出花儿来,随 便停留在何方,都能找到一树繁花了。爱人后悔不该卖了那两间老屋,谁敢说再过十年,农村不会成为一幅度风景画呢?如《桃花源记》美方所述那般“灯草鲜美,落英 纷纷。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的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届时,李之夭夭处,其余一处村庄,都得以做我们的本土。
 

2013\11\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