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岚新房:《来信》《亲情》《羞愧》三首

来源:   笔者:  发挥于:2015-05-06 10:59:06  

《亲情》

 微小的呼噜,呼应着更微小的呼噜

越来越深的夜

妻女的鼾声,这时候

成为世间最重要的响声

 

有了女儿之后

家里顿时苍老许多

少女转为妇人

只为埋头哺育这个小家伙

 

本条小小的的人头儿呵

穿着人间最小的服饰

最简单的欲望

报以最天真的欣赏

 

他总是仰卧,送出最大的拥抱

他不知怀抱之外

是一番全然陌生的家风

前不久他学会侧卧

一只脚丫踩着另一只安睡

 

我下远处归来,常常已是深夜

夜间拉网到了顶峰

而我之竹篮子里

这时候,浪声已退

满是微小的呼噜,呼应着更微小的呼噜

 

 

《羞愧》

 

你看过婴儿的清醒,一根小小的手指揉开眼睛

你哄过婴儿的啼哭,满腹委屈却又似可商榷

你听过婴儿的欢笑,如天使拂尘,泉水叮咚

多少时,你如婴儿般无知,却把巨大的未知吸引

若干次,你执迷不悟却又瞬间莫名羞愧

 

 

《来信》

 

我仍在渴望,来信从远处传来

也渴望把自己传到远方

我把邮差催了又催

把台灯一直燃成了绿灯

 

呵,近期,我一直认为

温馨仍是村里的儿女

只有沿着河谷才能出山

村委会击水,才能帮浪,自由漂流瓶

 

那年,木材夸我长大成人

石头却说我还缺乏虚无

我学着沉默也曾多嘴

分布好消息,也走漏了坏消息

 

看啊,东奔西走的主人公

碰上了南来北往的宾客

我把自己从人口堆里撤回来

害怕所谓回音

就是一阵北风,遇到一阵东风

相关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