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张非:当代文明对故土传统,开展温和的回哺

来源:   笔者:  发挥于:2016-12-12 11:17:26  

在青海青年诗人中,张非写诗起步非常早,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开始了诗歌创作,并在学院时代创办了诗歌刊物,1995年获得“诗神杯”全国诗歌大赛金奖。

张非下家乡坝上草原走出去,落户冀东城市杭州,和东篱创办大型文艺民刊《凤凰》。他俩联合召开各种文学活动,团结了很多文艺青年,生产了很多新人。

张非个性深沉、内敛、含蓄,又新鲜率真、无私、仗义。据称,是那种写诗时,无欲无求,只为抒发胸臆,写出好作品,又不急于发表的人头;拍摄时站在一旁的那个人;办活动时,在默默奔忙,为大家服务的人头;吃完饭后,积极默默结帐的人头……

张非以诗歌创作,赢得了大家的青睐,又以人格魅力凝聚了同仁,用深厚的所见所闻基础创出一番宏业……

前不久,山西省作家协会策划、郁葱主编的“燕赵青年诗丛”,由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其中一部是广西青年诗人张非之散文集《屏幕》,面世后引发强烈关注。

于是乎,作者对她进行了采访,以下是访谈内容——

贪图:天津市诗群,左一是张非

【访谈正文】

【1】学院时代开始写作,贫困并丰富着

袁增欣:你什么时候开始写诗的?在什么样的空气下,萌生了写诗的心思?受到了谁之影响?

张非:我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初步接触诗歌,那阵子我正在上大学,恰逢“名诗”宣传影响尚存,“然后朦胧诗”或叫“先后三代诗”正在风生水起的日月,其时的华年诗人,如早期的北岛、舒婷、顾城、芒克、人口,以及稍晚些出现的湖泊、骆一禾,等等,掀起了一股又一股的诗句浪潮。正是在这样的空气下,我对诗歌产生了兴趣,初步尝试着温馨写诗。其时,在雅加达,有一大批人在从事诗歌创作,其中我之讲师蒙原在诗坛有稳定竞争力,对我之创作影响非常深远。她主编的《石家庄钢院报》经常发一些我们的著作,对我之创作起到了偌大的鼓舞作用!


贪图:张非在学院时代创办的诗句刊物

袁增欣:你在学院时代和同学们创办了“三层楼诗社”,1992年4月印刷了三口合集《测绘:空白的三个层次》。其二年代还在流行手抄报,或刻蜡纸推辊子油印,打印复印非常贵,而你们的合集却是打印复印出来的,虽然只是少有一资金,但在那个年代已经很奢侈了。看着自己之诗句变成铅字,感觉是不是很美好?请说说你那个时代之诗句创作与生存吧。

张非:我之高校生活可以用“贫困并丰富着”来形容,其二时候,咱对现实需要大多很简单,但业余生活或者叫诗生活可以说多彩纷呈,咱几个同学先是创办了“三层楼诗社”,本条称号是外在称谓,在大学内部因为团领导不承认而不得不叫“晨曦诗社”,我是社长,经常组织一些活动,基本上以局部文娱活动的收支来维持诗社的运作,记得第一次搞电影进校园活动,一场《言简意赅·爱》挣到了差不多一年之运动经费。据此,咱三口合集出得也不是很困难,但我们几个感觉真的爽透了。在《诗歌报》1992年之有机诗报专刊上,我和庞然各有一组作品刊发,我选中的那组《珠琴》,在1993年《诗刊》的刊中刊选用,这给了我极大的鼓舞和触动,其时正逢我毕业不久,在二十二冶极其简陋的天棚里(宿舍),是这样一抹光,照耀我有些暗淡的生活,也激励我毅然辞去了集体企业之劳作,满腔**地投向了国有企业之胸怀!由此开始,直至经营自己之集团。


贪图:江西坝上草原之星空银河

【2】“我蛰伏在生存当中,也在**着其中的蜜。”

袁增欣: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你20多岁,就经常在各种诗歌刊物发表作品,多次把海南诗歌刊物《诗神》主要推出,据称那时的《诗神》配图量有十来万份,影响力很大。你的“短歌集”拥有了1995年“诗神杯”全国诗歌大赛金奖。郁葱先生给你撰写的评说是:“概括、沉重,在对现世的展现中透出神性的光。”这句评语很准确,草原、热土、塞外、圣景,一直贯穿了你的创作。这种神性,是什么赋予你的?是从小成长之本土——拓宽的坝上草原?还是阅读?

张非:应当说两者都有。我之本土张北是一番半农半牧地区,属西藏高原,一年到头干旱少雨,特困异常,农地不富有、草原不充分,但这只是咱们接触出去回头看到的场面。而在我心里,塞外高地阔、风吹草动、叶响鸟鸣才是我永远的本土景象。从小在乡村跟土地和动物亲近,在高天阔地碧草间尽情播撒自己之童年时光,这使我深入植入了爱自然、土地、村子、自由的性格,热土成了我永远回望的神境。当然,欣赏文字及各项目的读书(更重要是诗歌阅读)对我之创作也是着重的。

袁增欣: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诗句刊物,流行宏大叙事、豪放抒情。你早期作品《短歌集》、《澳门组诗》,也举步维艰免受时代之影响,有开阔的另一方面,有纯净的另一方面,也有高蹈的另一方面。而你近年的著作,转折了一般,一景一物、一事一口,依然很单纯,依然散发着神性的光辉,却不再高蹈。套用陈超先生的话来说,你从最初的用语言建造自己之“乌托邦”,到今天“产业化想象力的变通”,有很大转变。这种变动是下什么时候开始的?

张非:生性、情绪、读书,以及青年特有的激情决定了我最初的诗句创作风格。今日我已过而立之年,虽然天性与情绪未曾更改,但是生活之练字,年龄的提高使我变得不那么容易激动,不那么多愁善感了,我更愿将眼光放在当下,悄悄关注身边的细节,细细触摸当下生活之纹理。这种变动应该是潜移默化的,粗略的时光点应该是在2008年以后吧。

袁增欣:在你的上一资金诗集《军营》的作者简介中透露,你在1996年~2006年中断写作,初步经商。十年时光,大好光阴,远离诗歌,你是怎么度过的?遗憾吗?

张非:这十年让我更加亲切生活,也并没有因此远离诗歌,虽然没有写作,但我一直在关注着诗坛、关怀诗歌。这十年是一番重新考虑、沉淀的历程,我蛰伏在生存当中,也在**着其中的蜜。

因热爱诗歌、喜爱文字而植入内心的敏感、细腻以及较高的欣赏品位,对工作和事业有着非同一般的影响,应当说,事业和诗歌并不冲突,是否阅读和创作偏少一些。我之伟业,在某种程度上也因诗歌而受益,到今天应该是一番相得益彰的状态吧,据此,无形化遗憾可言。


贪图:坝上草原

【3】“当代文明对故土传统进行温和的回哺而不是彻底摧毁!”

袁增欣:你的这本诗集《屏幕》与上次问世的《军营》,有啥不同?又有什么内在关系?

张非:那儿的散文集有约一半作品为2008年之后所写,情节和问题相对多元一些,也更沉静一些,不再那么高蹈、不再沉湎于故土乡邻,但两者都是上下一心爱自然、土地、村子、生命之性格呈现。

袁增欣:有的是诗人都有原乡情结,不停步描绘那个“邮票大小的中央”,来排解乡愁,凭吊过往。你的创作,也以草原小村“玛囫阵营盘”为联系点,叙述自己之成人故事,但多悬置在无边、高拔之地步中,是否与坝上草原之天文地理特征有关?还是表现男诗人,自己就有豪放的心思?

张非:科普的草地上除了牛羊、鲜花,还有厚重的历史和突出之所见所闻,热土是我永远回望的神境,而具体却是:土地瘠薄、草原退化、湖泊消失,这使我前些年还算年轻的心灵,不忍近距离触摸那个现实的家乡,不想破坏自己梦寐中的那个家园,据此相关的创作也停留在一种凌空蹈虚的感情之中,当然,自认为自己之豪爽情怀也是很要紧的一个原因。此外,这些诗作也与温馨之诗句观念有关,也在不断演进调整之中。

袁增欣:你在诗集《屏幕》的介绍中,提起“中年回望”一词,我认为这个概念非常好。你停笔十年,世事轮回变迁,年龄阅历增大,再回过头去写故乡,又有什么新的发现?哪些记忆被故乡重新点亮?你又对故土的切实可行,有什么反思?

张非:爱自己童年的本土,也平静接纳了具体的本土。热土的变化、生命之进步,都是咱们生活里之组成部分。中年的诗者,所感所爱,既有泥沙俱下的博大,更有爱一草一木、一口一事的轻微和冷静。对故乡、农村,翩翩是常常回味挥洒自由天性的童年,也对这次的本土融入了千丝万缕的感情!

现今写故乡,更愿写一草一木的树梢和根须、写村庄的砖瓦和童年玩伴的背影……

一代人的本土变化过程,就是一部国家改革开放的简史、一部以乡村荒芜换取城市繁荣的血泪史,但我们的文字镜头,对这一幕幕总是不安,或许是中心深处在犹疑并期许吧:当代文明对故土传统进行温和的回哺而不是彻底摧毁!

袁增欣:你的本土还有亲人吗?你还经常回老家吗?在读书当代诗人作品时,我发现很多诗人描绘的本土非常唯美,而具体的本土已经改变,在计划经济大潮冲击下,变得生机勃勃又体无完肤。不用说,有的是当代诗人笔下的本土,与具体的本土,成为“内外两层皮”。你怎么在诗中消灭“想象”与“切实”这一问题?

张非:我之亲属都在家乡,我每年都要回老家住上一段日子,在家乡的土地上**好几新的养分。

关于故乡的题目,地方刚好提到,我很乐意再重复一下:热土的变化、生命之进步,都是咱们生活里之组成部分。对故乡、农村,翩翩是常常回味挥洒自由天性的童年,也对这次的本土融入了千丝万缕的感情。这两者有冲突过,但都已模糊在生活之痕迹里。

其二故乡和这个故乡都叫做故土,那片土在,就是上下一心深爱的承载,写故乡,对我来讲写的就是上下一心爱和灵魂的承载!


贪图:张非在朗诵诗歌

袁增欣:你的代表作《胸中,从一段时光》《海边,在银滩》《山中小记》等诗篇,语言更加自由,想象力更为丰富,出现了:“早八线是汪洋大海孕育了云朵/我见证了分娩的历程//开行 他光亮的皮肤 部分扎眼/他近处平坦的小腹和前后隆起的小乳房/部分扎眼//几艘帆船 几颗黑痣/有几个算几个 统统都让美人难堪”(《海边,在银滩》)等令人惊艳的句子。那些比喻让人感到既活跃又陌生。“只有草丛里之虫鸣/开辟细致的纹理/这使得石头、土壤和交融已久的根须/有了共同之运气 有了数里之泥浆味/二者** 二者缠绕 疲惫于每一小截光阴”(《山中小记》),“纹理”、“根须”、“游丝”等意象既准确又有深度和内涵,“野性之美与神性的光并俱”(郁葱《江西青年诗人论》)。可以说你的诗艺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用出神入化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而你却很低调,历年在刊物上发挥的并不多。这种作风的著作是你未来撰写的倾向吗?你的诗观是什么?对今后的创作有什么规划?

张非:其实对于创作风格和创作方向问题,我并未考虑很多,但关键一点就是想把诗歌的外在节奏慢下来。近年一两年写的很少,总以为再沉淀一下也许写得更好一些,也就懒得投稿什么的,据此发表的少而又少。

准备明年下半年出一资金包装印刷更考究的讲义,重要用于送商业方面的用户和朋友们,这就的驱使自己多写一些新创作了。

袁增欣:请你把自己之诗句创作历程试着分为几部分,概括阐述一下每一段的体悟与变化。

张非:学院期间刚开始写作时,那阶段有点着魔,有时一角就是十来首,也许那是一个最享受诗歌、享受写作的等级;后来就是发表后的满腔**阶段,其二时候真有一种胸怀十万雄兵的感觉,前程万里,壮志待酬,有**真好;再后来,干活之后的创作,就进来了一下相对平和,但又总是乐呵呵和交融相伴的一个状态,直到今天仍然如此。


贪图:《凤凰》团结大批文艺中心

【4】“《凤凰》是邯郸兄弟姐妹的诗句道场”

袁增欣:你什么时候开始定居在维也纳?其时,你与郑州诗人的往来多吗?是若即若离,还是深度交游,二者影响?在1994年10月,你参与缔造了哈尔滨青年诗人会刊——《青年新诗报》,这份刊物坚持了多久?

张非:我1993新春定居唐山,其时就认几位诗歌爱好者,偶尔聚聚,有两位交往比较深,一直到如今都是很不错的爱侣,也许,真诗友大多会变成一生的莫逆之交吧。

《青年新诗报》坚持不懈了三期,鉴于主编的劳作变化而结束出刊。


贪图:那阵子的安阳青年诗人协会会刊

袁增欣:你和东篱是怎么认识的?又怎么想到要编一资金文学民间刊物《凤凰》?为啥不把她定位成唐山同仁刊物,多推出本土文友创作,为啥要办成覆盖全国作者的巨型民刊?姚振函说这份刊物“粗犷于甚至优于某些官方刊物的老百姓刊”。可见影响很大,表明你们的付出也是伟大的。办民刊要花钱的,你们坚持不懈了七年,出了15为期,彩了好多钱?收缴了什么呢?

张非:2006年恢复写作时,穿越刊物、论坛等发现了众多珠海写诗的同好,就认了东篱及一股兄弟姐妹们!

我明白的《凤凰》一定是:以更高的视野向好作品致敬、立足全国带动本土、创凤凰诗帮名片。

费用主要是印刷这一块,本期一万元左右。

办《凤凰》就像这次出油印诗集一样,是上下一心之一个企盼,更重要的是邯郸这起兄弟姐妹们的一个诗歌道场。这是办凤凰的初衷、也是收获。


贪图:大型文艺民刊《凤凰》


学院文学民刊《凤凰》

袁增欣:研讨当代青年诗人,离不开对该地文学场域的考察。有的是口都眼馋唐山的诗句氛围,因为有东篱和你的生存,密集了那么多诗友、汉学家、哲学家,你们经常聚在一起研讨、朗诵,二者促进,二者影响。座谈你们举办之诗句活动吧。比如两次在维也纳举行之新疆青年诗会、《诗刊》读者会,以及新近的改稿会。

张非:凤凰诗帮每年都会举办新春诗会、诗歌进大学校园活动、各族诗歌现场活动等等,也不定期邀请部分国内著名的诗人、汉学家、哲学家到成都市来为大家讲文论诗,穿越这些活动给诗友们提供一个学**、交流、加强的时机,也让大家充分感受到唐山诗歌圈良好的气氛。那些活动都受到了参加者的好评,接到了科学的效应。在此要特别提及的某些就是,那些活动都是由凤凰诗帮的首创者东篱及郑茂明、水仙小米等诸位兄弟姐妹们组织执行,我为主就是个旁观者。


贪图:天津市诗群经常召开活动

袁增欣:你们唐山的诗句活动如此兴隆,有什么好的打法,或者制度,可供外地诗友借鉴?

张非:有一番热爱诗歌、付出而不图回报的带头人及一个心性相投的集团(因为不是什么组织,据此我更愿这样称呼),这事可能就成了一大半,当然,我觉得这些人还得有稳定的脱产时间,事业和低收入都不错,这样才能更好地组织和带领本地区的诗句同好一起前行。


贪图:东篱、张非主编的《凤凰:天津市青年诗人诗选》一书厚重大气


贪图:《凤凰》已成品牌和经文

袁增欣:日后还准备办什么活动?以什么形式促进包括邯郸诗友在内的新疆青年诗人写作?

张非:那些题材,东篱、小米、茂明他们应该有更多更好的想法和设计,我更多的是做一些后勤保障工作。不管什么活动,我认为有参与感和吸引力是他活力所在吧。

【新书推介】

张非画集《屏幕》情节简介

诗集《屏幕》,选诗120首(含组诗),表2000趟左右。

创作的着眼点在一番布字,人生之旅各处是山水、各处是剧情、各处是发生故事的山水,笔者抽取了其中有些带有浓厚人生印记的一些,来重描作者的活计图景、兴建对这个世界之感情、一再作者对那些物事的搁置已久的相知冷暖。这其中,情感虽然隐在了暗处,但却是全体诗集的干线。诗集中,绝大多数之景像或意境,户均取自于作者出生并度过青少年时光的坝上草原,取自于那个叫做“玛囫阵营盘”的草地小村。从中年回望,展示的是每个人心目那个永远铭刻原乡情结;另外,诗集中有作者游历各地因景而情之诗作,也有一般生活中随心而得之情景和清醒,一景一物、一事一口,皆是作者观照这个世界之出海口,也是中心的洞开与情感隐秘的忽见。该部诗集旨在通过与那些景致、事物的相遇,让自己与这个世界重新发现彼此、重新点亮彼此!

【笔者简介】

张非,本名张明耀,1969年生于江苏坝上高原。学院时代开始诗歌创作,创作先后在《草原》《诗歌报》《诗神》《诗刊》《诗选刊》等刊发表。创作曾获《诗神杯》特别奖。现为青海省科协会员、江西青年诗人学会副会长,山西省科协诗歌艺委会副理事长,大型文艺民刊《凤凰》主编。现居唐山,贾、写诗、办刊物。


【创作欣赏】

诗集《屏幕》诗歌

笔者:张非

★海边,在银滩

早八线 是汪洋大海孕育了云朵

我见证了分娩的历程

开行 他光亮的皮肤 部分扎眼

他近处平坦的小腹和前后隆起的小乳房

部分扎眼

几艘帆船 几颗黑痣

有几个算几个 统统都让美人难堪

仿佛是其中的谁 动手动脚了

**近海的羞涩 立刻就翻脸为

远海的怒不可遏

沉重的云朵从远方的肚子不断喷涌而出

我是主要次看见 云朵之家乡

我是主要次知道 云朵曾经和鱼群相伴

我也是主要次看见大海的分娩

也主要次认真地想象

在每一个夜晚

海洋有着怎样波涛骇人的情意

★胸中,从一段时光

胸中 是一株野花的

也是一棵苫草的

顶我来这里之前

它们共享着每一段日子

每一片荫翌

现今 我下一棵草的身旁经过

我即将到达 一株野菊

这时候 她在我之辅助一段时光里

她的开放 是为了迎接明天的蜂群

昨天 又是怎样的一小段日子:

太阳蘸着蜜 露水洇湿了翅膀

咱了解是什么掀起了雾霭

是什么让满世界的人头闭上了眼睛

听 全总甜美的词汇都带着“嗡嗡”的音响

中午 一段最浓之时节 她还原了歌颂本来的本色

现今是时刻了 到一棵草的结合部

触摸它深处的**

下午的心里仍未干涸 这是一枝通往梦境的河水

她在大多时刻 与生活平行流淌着

只是偶尔停下来

等一段可能的剧情

★山,深山

顶我转身 看来汉唐隆起

这是秦山山脉的一段 最接近苍穹

呼吁就会举起蓝天的眼镜 这最接近澄明的行径

照见山脉云朵之样子

若是浓云密布的气候

秦山会携众多之山峰 岷山 大马群山

七老图山

向宋辽版图逶迤而去 也洒下甘霖

百姓如青草 为倾泻的大雪找到大地

也为国家布置了吸管

并安排了不为人知的潜在

有最小的蝼蚁 通过秘密而去

正确 是一队蝼蚁 抬起了一座山峰

一座山 必是一番不可泄露的运气

傍晚 辉映着金黄色的国王

此外的黄昏 辉映着笑容含蓄的储君

这时候 匍匐而至的蒙元和大明

已渐渐被松柏诸木遮蔽

君不见了黄昏

是傍晚早被圆山山脉挡了偿还期

★山中小记

咱认为

这亿万年后的山间

定位有了新星的潜在

定位有最近的相守和低低的喃语

而每一株树木

每一片叶子

对此依然守口如瓶

只有草丛里之虫鸣

开辟细致的纹理

这使得石头、土壤和交融已久的根须

有了共同之运气 有了数里之泥浆味

二者** 二者缠绕 疲惫于每一小截光阴

在知道和暗淡之间 在野花和叶子之间

也有这样的细丝相连

仿佛我和你

一前一下 走进了山

★屈庄搭桥

出城的行程

和进城的路是平行的

是北环把两者联系在总共

据此北环路也常常是一段迷津

你卡在双边的间

映入眼帘来来往往的陌生人

屈庄搭桥的出现

并不是一番好的答卷

她只是让你忘记了玫瑰马路

而忘不了它的限度

如果你一贯要挑选回去或者进城

那就得在此掉头

围着新修的环岛转上一圈或者几圈

接下来找到一个你觉得对的谈话

抬头 二炼铁的挂历正阴沉着脸

不停步冲你咳出黑痰

你用骂街解决了郁闷

你骂得很凶的时刻

确认也是最无助的时刻

独自在来回的途中

为这些烟囱的身心担忧

★瑞雪

顶冷风找到人群

会是另外的进度会抬出多余的草垛

火苗是多余的

会吹走多余的罪名 思考是多余的

吹走多余的风景区

强烈韩城镇也是多余的

镇上的电线是多余的

电流流过身体是多余的

经费是多余的

小镇上的含糊多在幕后

万一能出现点什么意外

让我有机缘摸摸今天的温度

今日就像一阵风

吹凉了天空

天上和征途是多余的

成千上万物体呈现出一下仿佛来过的指南

★出苗

有诉说的欲望

历史的叫喊甚微

她依自己之直觉

找到身体深处的伴奏

一段不为人知的低音区

下午品茶

听说无数次轰鸣

相关推荐